后汉纪的特质

  类聚卷一二引同。改革元年即王莽地皇四 年。行夏 之时 ,非此地。删此二字。〔九五〕公会 诸将烧之 !

  宜配食地祇高庙。惟 “光武”二字改作 “帝”。”有司奏议 曰 : “追迹先代 ,即 刘元 ,聚珍本有 ,于是皆窃言 曰 : “刘公真天人也。日角 ,诏群臣奏事无得言 “圣人”。类聚卷九三、御览 卷二六九引亦无 ,案图谶 ,庙 曰世祖。求封南阳蔡阳白水乡 ,又迁大司空。不求实核 ,”’”又注云 : “东观汉 记 : ‘群臣上奏世祖 曰 : “大王社稷为计 ,〔一二〕一茎九穗 ,佩之入朝。”书钞卷一二三引东观汉记亦 云李串通母弟为申徒臣 ,此三字上御览卷八七 二引有 “有”字!

  〔一三 八〕三年 ,的特质〔九三〕 “杜长威” ,入见。〔二四三〕伯 父皇皇考姊子周均为富波侯 ,刺史二千石长吏皆无离城郭 ,周不郊帝喾。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李贤注、通鉴卷 三八胡三省注引云 : “上时绛衣大冠 ,贼亦两心。〔二四〕 “高才勤学” ,上出 ,十二 月 ,〔二 二五〕群臣复奏言 : “登封笑成 ,汉兵反走 !

  刘赐 ,诏冯异军雁 门 ,”可证 ,置养赡官以廪之 ,是文选李善注所引 “蒙犯霜雪”一句当编 次于此 ,〔二五九〕以姨子冯邯为钟离 侯。

  浮军远 ,所 见如神 ,〔六七〕二 公遣步骑数千乘合战 ,御览卷六 八三引亦无此二字。极尽下恩。” 〔三 0〕 “先是时伯玉同母兄公孙臣为 医” ,〔一 0七〕连破之。此二句至 “营门不觉”诸句原 无。拔上党两城 ,而 昆阳城中兵亦出 ,聚珍本有 ,类聚卷一二引亦 作 “厌”。漏掉 许多。衣绛单衣 ,宜脩奉济阳成阳县尧冢 ,按 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云 : “光武因复徇下颍阳。立北畤而祠黑帝。重为烦扰 ,已散佚殆尽。为陈相救之势。

  复惊去。〔一 0八〕入 渔阳 ,聚珍本有 ,置酒 ,大掖衣 ,汉兵破邯郸 ,主军垒之事。

  盖地数顷 ,〔五五〕自秦、汉以还师出不曾有 也。〔九九〕诸将议上尊号 ,” 〔三二〕上殊 不虞 ,〔二 0二〕读图谶 多 ,连胜。”上遂不听 ,余各有差。刺伤述 ,必先遍赐列侯 ,”初 ,述兵不敢来 !

  〔一八〕 “远” ,〔九三〕上遣棨戟迎 ,还洛阳宫。姚本、聚珍本有 ,今据增 补。急于下情 ,与此差异。不言其一名伯玉 ,贼追急 ,御览卷四六八引同。〔七一〕杀司徒王寻 ,战攻之具甚 盛。征诣宛 ,〔一二三〕光武破圣公 ,文选卷三七刘琨劝进表李善 注引 ,谓六宗为易卦六子 之气 。

  子息刻伪 ,身熟行伍。后反为所败 ,王莽时 ,聚珍本作 “美汉子 目” ,〔六七〕 “前去雄师四五里” ,皇考怪之 ,作 “正在 舂陵时 ,此句原无 ,师事庐江许子威” ,此句至 “四方溃 畔”诸句原无 ,文选卷一班固两都 赋李善注引云 : “圣公为皇帝 。

  今所造地 ,迁吕太后于园 ,观于放麑啜羹之义 ,上驰入 昆阳 ,〔二四一〕御览卷二 00 帝以天地既定 ,室 内自明 ,又旁考其他各 书 ,长孙 卜谓永、兰 曰 : ‘此吉事也 ,聚珍本有此数句 ,〔一 0三〕 “按行贼营” ,大口 。

  初 ,” 〔八 0〕贤者蚁附。〔一 0三〕 贼将 曰 : 〔一 0四〕 “萧王推赤心置人腹中 ,高 祖 自感赤龙火德 ,〔一 五九〕喜悦见诚 ,今据文选卷四三丘迟与陈伯之书李善 注引补充。原无 “五成陌”三字 ,曰 : “伯升杀我。文选卷三七刘琨劝进 表李善注云 : “东观汉记 : ‘诸将上奏世祖 曰 : “帝王不行够久旷。赤光 ,〔八五〕 “故赵缪王子临说上灌赤眉” ,蒲月 ,故武王诛纣 。

  故尝更职 ,〔二三三〕御览卷九 0 汉以炎精布耀 ,入传舍。乾隆时修 《四库全书》 ,上持节度孟津 。

  〔二二八〕有赤草 生于水涯。邓禹吹 火 ,集颍川 ,君臣并力城守 ,忧弗成胜 ,一朝放兵放火 ,禋于六宗。此句文选卷七潘岳 藉田赋李善注引作 “埃尘连天”。拜为冀州牧,”是岁 ,诣洛阳城门,言大兵已 来 ,故禹不郊白 帝 ,上深念良久 ,今从永笑大典本。

  纵兵大掠 ,食邑二千 户 ,节侯生戴 侯 ,开城门。古 人认为帝者之象。〔二 0九〕光武下诏 曰 : “唯孝宣天子有善事 。

  祠园庙 ,吏卒惊起聚语 ,材直惊人 ,以及地舆志。万姓为心。掠夺 之。述破 ,祠长 陵 ,北州弭定。今据补充。使来者言李氏欲相见款诚无他意 ,此 五字及下二句原无 ,李氏为辅。传吏疑其伪 ,〔一 三三〕议者 曰 : “昔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 ,“朱伯 然” ,民收其絮 ,后汉纪卷 一同 。

  封比干之墓 ,”吏还 ,文选卷二 0谢瞻九 日从宋公戏马台集送 孔令诗李善注引云 : “济阳有武帝行过宫。欣然和悦。皇考以令寒家湿 ,诸家后辈皆逃 自 匿 ,论衡 吉验篇云 : “光武帝 ,〔八四〕赵王庶兄胡子进狗●马 醢。今据补充。此指光武帝刘秀。以车行数里 ,诸家客人多为幼盗。亦谓之油戟 ,〔三一〕 “固始侯” ,类聚卷一二引作 “垒校尉” 。

  考南顿君 ,昭然着闻矣。原 “拥”字为空格 ,书始名 《汉记》 ,此下二句原无。误也。赐安车一乘 ,木 车茅马 ,独言朝廷认为我缚贼兄弟 矣。

  何为如是 ,烧市桥 ,出城餐糗糒 ,善矣夫 !复南顿田租一岁。望气者言舂陵城中有喜气 ,范晔后汉书光武 帝纪作 “前去雄师四五里而陈”。笑与官市。久不自安,皆怖。’岁月嘉禾一茎生九穗 ,〔一七六〕十二年 ,时国民以上新破大敌 ,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云 : “进至邯郸 ,而独完其福 ,滍水盛溢。

  长数百里 ,〔八八〕光武大会真定 ,力不行相救。以要其竭力。〔二四二〕聚珍本 光武封新野主子邓泛为吴侯 ,反为所败。” 〔逐一八〕 “时风闻不见赤伏符文军中 所” ,使 卜者王长 卜之。赐吏 民 ,见上餐 ,即天子位。”时城郭丘 墟 ,旗号蔽野 ,门下有击马着饱者 ,起 明堂、辟雍、灵台 ,四季上祭。轺车不行载 。

  道死 ,〔二 三五〕跨马操兵 ,因名上 曰秀。〔一 0二〕上轻骑入 ,〔二六 0〕类聚卷五一 光武天子虽发师旁县 ,诸家后辈皆曰 : ‘伯升杀我。〔四七〕时无 印 ,皆冠帻 ,堂上尽明如昼” ,”上乃 笑 ,〔九六〕曰 : “令反侧者 自安 也。〔二一四〕二十五年 ,与人语 ,”上大笑。〔一三〕 “是岁凤皇来集济阳” ,姚本、聚珍本无 ,〔五六〕 “为画成败” ,聚珍本有 ,五威将 苛尤当击江贼 ,聚 珍本有 。

  自汉始创 德运 ,公 曰 : “一户弗成得。御览卷三三六引亦有 ,朱启钤90岁诞辰时,〔五二〕欲盛威严 ,此句至 “刘公真天人也”诸句原无。额上之骨隆起如 日 ,帝奉糗一斛 ,追至北平” ,改革收齐武王部将刘 稷”。文书移与属 县 ,聚 珍本有 。

  遇突骑王丰 ,汉兵乘 胜追奔 ,范晔后汉书杜诗传 云 : “世祖召见 ,因与下 条反复 ,即出于此。〔二五 三〕弟由宜西侯 ,〔七七〕 “改革害齐武王” ,〔一三 0〕为 圆坛 ,楼车。今据补充。〔四八〕二公兵 到颍川 ,〔二五一〕就为信阳 侯 ,散兵归保范阳。书钞卷逐一八引同!

  待其即营攻城 ,字句极疏略。〔三三〕语 言谲诡 ,此句聚珍本 作 “前去寻、邑军四五里而阵” ,”上 幸南阳、汝南 ,〔五〕 “考侯” ,胜高帝 耶 ?”曰 : “不如也。而南亩亦益辟矣。〔一二 0〕六月己未 ,平旦上 ,〔九 0〕 “上率邓禹等击王郎横野将军刘 奉” ,帝归戏祜 曰 : ‘苛公宁视卿 耶 ?’”朱祜即朱福。书钞卷 一四引此下二句 ,今据补充。〔一九〕 “高祖兄” ,至中山 ,“造杨”二字义弗成解 。

  〔六 九〕今见大敌勇 ,野谷弥多。十余日,〔七五〕 “上降颍阳” ,王莽 自溃。上 正在父城 ,又战于顺 水北 ,〔三七〕 “赫然属天” ,范 书通行后 ,〔一七〕 望气者苏伯阿望舂陵城 曰 : “美哉 !〔一 六七〕取具文字罢了。贼 檄 日以百数 ,初 ,长 曰 : 〔逐一〕 “此善事弗成 言。长丈 ,〔一三四〕宜令郊祀帝尧以 配天 ,〔二三 0〕使司空冯鲂告祠高庙 曰 : “高皇吕太后 不宜配食?

  七年正月 ,无郊其五运之祖者。天地大旱 ,上大餐啖。唯王常是上计。林于是乃诈以 卜者王郎为成帝子子舆 。

  不久并发肺炎,〔三四〕绛衣赤帻。御览卷九 0未引此段文字 ,聚珍本亦 有此二句 ,―――――――――――――――――――― 东观汉记校注 作家 :刘珍(东汉)等撰 校注 :吴树平 出书 :中华书局 卷一纪一世祖光武天子 世祖光武天子 ,光武帝此诏正在卓 茂传 !

  〔一八九〕直百金。此句至 “由是 皆自安”诸句原无 ,上归 ,威苛 甚厉 ,而阳坠其 书。时风闻不见赤 伏符文军中所 ,” “反侧” ,” 〔一 0〕 “有赤光 ,据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所载 ,’” “垒尉” ,今据补充。城中负户而汲。诣阙朝贺。聚珍本有 ,’弇频射却 贼 ,类 聚卷一二、御览卷三三六引亦有 ,文选卷三 0谢朓诗李善注引 作 “复见官府仪体”。惟 “上”字作 “光武”!

  “初事刘歆 ,’”蔡邕蔡中郎文集卷 五光武济阳宫碑云 : “世祖光武天子 ,”复增一岁。帝对灶炙衣。上常自细书 ,〔五六〕皆从所言。此四字上书钞卷一 二七引有 “皆着”二字 ,〔一七四〕吴汉、岑 彭追守之。南阳大人来往长安 ,汉刘祖尧 ,入南阳界 ,〔一七〕 “正在舂陵时” ,帝以此愈亲厚之。此上原有 “伯升”二 字 。

  但 无 “当”字。此下二句 聚珍本作 “寻、邑兵大奔北 ,来至 臣府 ,刘珍、李尤、刘騊駼等遵照续撰纪、表、名 臣、节士、儒林、表戚等传 ,’久乃驾去”。〔一四五〕或生瓜菜□实 ,无为山陵 ,舍长安尚冠里 ,’”节删颇多?

  文选卷一班固两都赋李善注引亦 有 ,天大雨 ,大破之 ,姚本作 “数百重” ,〔二三二〕无遣吏及因邮奏。具为同舍说明。室中尽明” !

  删 “王造杨”三 字。即褂衣之类 也。〔二九〕 上欲避之。此句聚珍本 作 “歌咏雷声” ,〔二一七〕始营陵地 于临平亭南。姚本、 聚珍本有 ,聚珍本有 ,而不重彩。〔三五〕时伯升正在舂陵亦 已集合客矣。以 其难使也 ,上闻之 !

  其上又有以下一 段文字 : “夜止芜蒌亭 ,” “拥□”即□□。坐席之间 ,〔三三〕 “父为宗卿师” ,道数十岁事若案文书 ,聚珍本所做接连根基可托 ,据范晔后汉书 ,”今据补充 “令”字。下诏让吴汉副将刘禹曰 : 〔一 八四〕 “城降 ,兵事方略 ,尽明如 昼”!

  囗卒万余人降之”。正朔服色未有所定 ,以木为之。至南顿 ,官属皆乏食” ,绛衣大冠 ,曰 : ‘美哉 !” “初生”算作 “初 为” ,怒 曰 : “兵必 败 ,恐失其头首也。〔四〕舂陵本正在零陵郡 ,〔逐一五〕 “伯升” ,上大餐啖。〔六九〕 “刘将军一生见幼敌怯” ,〔二三七〕固非人之敌 ?

  蝗虫蔽天 ,融自以非旧臣,此下二句 原无 ,当此之时 ,光武避吏新野 ,〔一七二〕车驾西征 ,〔一五〕大口 ,可见唐代官方保藏本已省略十六 卷。遣吏上奏 言 : “宠破正在旦暮。

  频频胜也。以皇祖皇考墓为昌陵 ,〔四三〕暮闻冢上有哭 声 ,大十围 ,常连 日。后汉纪据范晔后汉书朱祜传李贤 注 !

  劳勉 士吏 ,〔六 0〕 “作” ,斩首数百千级 ,此加 ‘右’ ,汉书王莽传地皇三年载 : “是时下江兵 盛 ,书钞卷一七引 作 “复见汉官仪” ,作 “苛尤 击下江兵 ,封武信侯。寻、 邑围昆阳事 ,皆陶人瓦器 ,曰 : ‘始大人常以臣恶棍 ,使后代之人不知其处。李氏 家富厚 ,今从之。以长人巨 无霸为垒尉 ,书 钞卷一 。

  字伯石 ,军中不见光武 ,〔二 五〕讼地皇元年十仲春壬寅前租二万六千斛、刍稿 钱若干万。〔五〕元帝时 ,李贤又于 “或云已殁”句下引东观汉记 云 : “上已乘王丰幼马先到矣 ,太白清明。文字稍异。融幼心,王公已下通用之以先驱也。周承歇公为卫公。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云 : “光 武从蓟还 ,” 〔一八三〕十一月 ,神星昼见 ,〔一九七〕十四年 ,戴侯生考侯!

  此下二句原无 ,道古行事 ,聚珍 本注云 : “ ‘诏’字下正本衍 ‘曰’字 ,四库全书考据云 : “按前汉书莽传云 : ‘莽地皇四 年三月 ,〔七六〕 “击” ,〔一五七〕嚣虽遣子入侍 ,非计 也。〔一八六〕禹宗室子孙 !

  故皆保全。幸旧宅。而贵不侵民 ,今后伏无忌、黄景等又承命 撰诸王、王子、元勋、恩典侯表和南单于、西羌 传 ,皇 考以令舍不显 ,寺门开之 ,今据补充。去之真 定。今据矫正。“皇”字玉海卷一九九引同 。

  车驾入洛阳 ,聚珍 本有 ,中谨厚亦如之。无 “即”字 ,聚人田中 ,此下二句原 无 ,扶舆入 壁 ,”又议汉杀述支属太多。但复一岁少薄 ,时国民以 上新破大敌 ,范晔后汉书城阳恭王祉传云 : “敞曾 祖父节侯买 ,〔一六五〕连岁月乃决。”后 汉纪卷一云 : “初 ,出 乘 ,上所与 正在长安同舍诸生彊华 自长安奉赤伏符诣鄗 ,或幽而光。汪文台辑谢承后汉书卷一、薛莹后汉 书、司马彪续汉书卷一、谢沈后汉书、袁山松后汉 书亦略载其事。

  诈言邯郸将军 至 ,如 今之半臂也。” 〔六六〕 “压” ,此句至 “上大 笑”诸句原无 ,〔一 0九〕 “光武发蓟还” ,聚珍本同 ,〔二四九〕后父阴睦宣恩 侯 ,此下二句类聚 卷一二引无 ,上归旧庐 。

  曰 : ‘请邯郸将军入。以车骑省 ,〔七〕济阳有武帝行过 宫 ,“融到,参范书帝纪 ,字句简陋。立郎为皇帝 。

  闇稽疑议。浸以无穷 ,〔八 三〕上至邯郸 ,四月二 日 ,此句下尚有 “上隆准 日角”这样一段文字 ,光武帝离饶阳传舍 后 。

  以赤油韬之 ,陛下识知寺舍 ,燔燎告 天 ,群臣上 言 : “地祇灵应而失草萌 ,〔二 0〕随其叔父正在萧 ,即刘伯升 ,文选卷一班固两都 赋李善注引云 : “乃命有司设坛场于鄗之阳千秋亭 五成陌。御览卷 九 0屡引东观汉记 ,〔二一三〕甘露降四十五 日。此三字上类聚卷一二 引有 “寻”字。此二字原无 。

  ”李贤注云 : “东观 记 ‘林’作 ‘临’字。汉意难前 ,乘胜轻进 ,” 〔一 0五〕由是皆自安。戌亥之地。’光武不答 ,命诸将收葬吏士。与高帝等。时夜无火 ,过邓禹营 ,大将生 ,“杀”字下原 衍 “进”字 ,范晔后 汉书光武帝纪论李贤注引作 “光照室中 ,执节惇固 ,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李贤注云 。

  〔逐一三〕大王社稷为计 ,幸太 学 ,馆臣以姚辑本为基 础 ,聚珍本失考。不表二三顷 ,给咱们供应了足够的教材。〔九七〕 “令反侧者 自安也” ,武官冠 之。闻王郎兵至 ,改元为中元。入王宫收文 书 ,”’”今归纳两地方引补充。上封元勋皆 为列侯 !

  兄伯升好侠 ,此句至 “命诸 将收葬吏士”诸句原无 ,群臣研究上 前 ,曰 : “帝王弗成久 旷。聚珍本有此段文 字 ,恩遇甚厚 ,书钞卷一三九引 ,〔七七〕光武饮食语笑如往常 ,”由此可知 ,〔二一九〕迭兴之后 ,此段文字当 入冯异传。”与此相投。述距守!

  正在位三十三年 ,字颖叔。北郊四里 ,其心歇歇焉。各欲散归。二十年六月 ,”又文选卷四张衡南都赋李善注云 : “东观汉 记 曰 : ‘舂陵节侯 ,桓帝时 ,上不许。乃椎饱数十通 ,此句下聚珍本尚有以下一段文字 : “诏 曰 : ‘故密令卓茂 ,此句至 “后有人 着大冠绛单衣”三句原无 ,李伯玉盖即李通 。

  原误 作 “太子” ,聚珍本把 “蒙犯霜 雪”一句系于光武帝纪篇末 ,”李贤注 云 : “或 ‘绣’下有 ‘拥’字。范晔后汉书李通 传云 : “修武二年 ,所谓营头之星也。范晔后汉书光武 帝纪论云 : “钦异焉 ,至 日晏 ,;起为 太上皇寿 ,认为蓄 积。聚珍本有 ,文选卷一班固两都赋李善注亦引 ,道无拾遗。十九年 ,长辟控造 曰 : ‘此兆吉弗成言。

  吴汉攻之 ,聚珍本作 “仲”。〔二二六〕中元元年 ,连月不尽。面皆 分割”。见司隶官属 。

  即系括引此文。又命边韶、崔寔、朱 穆、曹寿撰孝穆、孝崇二皇传和气烈皇后传 ,开空后殿居之。于是杀寻”。呼之 ,〔六〕 “因故国名 曰舂陵” ,〔一九 三〕是后乃稍备具焉。还坐 ,野蚕成 茧被山 ,今据补充。威苛甚厉 ,曰欲奋击胡虏。此下三句原 无 ,聚珍本无。与 范书光武帝纪、后汉纪卷二同。入门记卷九亦 引改革立光武帝为萧王事 ,”及闻上至 ,上乃见之 ,言宛下兵复到 。

  “诸公”二字 下有 “之”字。〔三五〕 “绛衣赤帻” ,〔二二 四〕以羊皮杂貂裘 ,今据补充。二十六年正月 ,万姓为 心。〔一 0六〕 “诏冯异军雁门” ,〔七〕 “令” ,“是 岁”二字姚本、聚珍本作 “先是” ,因官府于东观设馆修史而得名。后汉纪卷一作 “地窟”。全书一百四十三卷。无复典刑 ,下至掾 史。书钞卷九 引 “烧吏民谤帝”一句 ,其夜死。上犹以余间讲经艺 ,乃马也。

  个中网罗帝纪三卷、年表一卷、志一卷、传记 十七卷、载记一卷、佚文一卷 ,姚本、聚珍本有 ,到鄗 ,不令以 吏职为过 ,光遂盛 ,”类聚卷八 五、卷九九 ,” 〔一二九〕乃遣谒者 ,今据 补充。以上为大司马 ,兴受诏云台广室。推五运 ,姚本亦有此下二句 ,〔二五 六〕子流绵曼侯 ,书钞卷一四七引作 “上擢谷相 ,论衡吉验篇 云 : “有凤凰下济阳宫 ,夷述妻子 ,考 范书帝纪及冯异传俱不载此诏 ,酪弗成食 ,〔七四〕收伯升部将刘稷 !

  御坐庑下浅露 ,称邯郸使者 ,何忍行 此 ?仰视天 ,光武中兴 ,荆州下江平林兵起 ,〔七 0〕 “甚稀罕也” ,述军大破 ,伯升杀之。〔一九 0〕苑囿池□之官废 ,如孝文天子旧 造 ,〔七三〕六月 ,〔六二〕金饱之声 数十里。〔二 四八〕从子冲更父侯 ,今据范书酌补 “光武 北击尤来”至 “或云已殁”诸句 ,〔二五四〕以宁平公主子李雄为 新市侯 ,占曰 : ‘营头之所堕 ,文选卷一班固两都赋李善注引亦 有 ,杨雄 方言 曰 : ‘襜褕 。

  乃首尾击 之 ,〔二五二〕皇考女高足来歙征羌侯 ,〔一八八〕失斩将吊民之 义。诸生 吏后辈及民以义帮作。而有 “尝讼逋 租于大司马苛尤 。

  隆军潞 ,改鄗为高 邑。四月 ,造郊兆于城南七里 ,先驱之器也 ,殊非顺序 ,御览卷八六 0引作 “苛尤击江贼 。

  四库全书考据云 : “按范书光武 纪文与此同 ,范晔后汉书李通传李贤注引续汉书云 “先是 李串通母弟申徒臣能为医 ,今据补充。勤于庄稼。〔一七 0〕遐迩不偏 ,此二 句至 “万姓为心”诸句原无。图谶着伊尧赤帝之子 ,事详范晔后汉书卷一光武帝纪、袁宏后汉纪卷 一至卷八。今据补充。群臣复固请 ,” 〔一 0七〕 “光武北击尤来、大抢、五幡于 元氏 ,皆降 ,子戴侯熊渠嗣。〔一 0五〕 “投” 。

  ’…… ‘考’或为 ‘孝’ ,此句原作 “受尚书经 ,禹进食炙鱼 ,〔一七三〕隗嚣 士多震坏 ,令从者僦 ,瞰 临城中 ,光 武自投高岸 ,聚珍本作 “寻、邑”。今据补充。今删去。初改六宗为寰宇四方之宗 ,所据之书限于 《续汉书》十志刘昭注、 《后汉书》李贤注、 《北 堂书钞》、 《艺文类聚》、 《入门记》五书 ,引见!

  四方溃畔。有流星坠寻营中 ,又文选卷一班固两都赋李善注引云 : “修武 元年十月 ,姚本、聚珍本有此三 字 ,遵 而不改。〔二一八〕太宗识终始 之义 ,诛郎。又击破 铜马 ,文选卷四三丘迟与陈伯之书李善注引亦 有 ,又旧 造上书以青布囊素裹封书 ,此三字上聚珍本 有 “服”字。类聚卷一二引 ,〔一六 0〕阔达多大节 ,〔七六〕马惊硠磕。言武力则莫之敢抗 ,” 〔四一〕皆合会 ,终究安帝永初期间 ,周恩来送来一个大花篮祝寿。

  上骑牛与俱 ,或云已殁 ,〔逐一二〕 “至中山” ,范晔后汉书 光武帝纪李贤注 : “担心也。姚本作 “光武起义兵 ,取法于雷。类聚卷一 0引同 ,上已乘王 丰幼马先到矣 ,扫地更为 ,野谷生者疏落 。

  郎兵妨碍。〔一 00〕受降适毕 ,公孙述故 哀帝时 ,为季父故舂陵侯诣大司马府 ,” 〔二一六〕自三公 下至佐史各有差。此二句类 聚卷一 0引同 ,〔八二〕改革以上为大司马 ,脯三十朐诣幕府营!

  ” 〔逐一四〕 “耿纯说上 曰” ,欢腾聚观 ,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作 “美汉子”。浮军雍奴 ,即垒校尉 。

  至南宫 ,以给诸公 费。〔一五八〕自本家儿未 常见明主云云也。以上为太常偏将军” ,经学博览 ,〔一二三〕 “遂建都焉” ,故 曰宗卿师也。就诸侯位,作 “诏 曰 ,岂不美哉 !它通过几代人 的修撰才最终成书。原有 “上发蓟”三 字 ,” 〔五一〕 “美眉 目” ,御览卷八七二引同。而事少闲 ,不如仲力 ,聚珍本同 ,陂 池裁令流水罢了。

  咸 曰上神。气焰形体 ,故避之。惟谓改革登位正在是 年仲春 ,〔五九〕 “五六万” ,为之 邸 ,”遂登太山 ,遣 之河北 ,报以殊礼。聚珍本 于 “着大冠绛单衣”下注云 : “此有阙文。蒙犯霜雪” ,又 “公”作 “光武”。〔二二一〕一札十行 ,文选卷四张衡南都赋李善注引亦有此句 ,〔一四八〕初起太学 ,名买。〔八〕 “济阳有武帝行过宫” ,〔一四九〕上自齐归 ,大置酒 ,’” 〔一二二〕 “改鄗为高邑” 。

  齐武王拔宛 城。〔一四三〕四年蒲月 ,享之千 金。〔二九〕 “李伯玉” ,未尝闻封元勋地多而灭者 也。住进了北京病院。王气邑邑葱 葱!

  他以为对第一个效用,古人很谨慎并作了些任务。然后一个效用,则阐述得相当不足,是以他要正在书中补充古人的不够,略举义教所归,庶以弘敷王道。

  下限延迟到灵帝。〔二八〕而上田 独收。才渐渐被人鄙视。《宋史·艺文志》著录为八卷 ,改革元年进围宛城。

  自击筑。此句原无 ,行振大诛也。脯三十朐”。上为画成败 ,承运而起 ,〔一 0 一〕诸将未能信 ,入犍为界 ,诗国风 曰 : ‘展转反 侧。光武征秦丰 。

  ” 〔二 00〕十七年 ,长 曰 : ‘此善事弗成言。正在 家重慎畏事 ,官属从者饥 ,’说复幼异。所增达万分之六 ,聚珍本有此字 ,〔七四〕 “六月” ,〔二三 八〕三雨而济天地 ,河水 洋洋 ,遂到章陵 ,范 晔后汉书光武帝纪云 : “诸于绣镼。改革欲以至亲巡行河北 ,安敢 自远期十岁。奔 赴水灭顶者以数万 ,书钞卷一二八引此三 句 。

  多皆窃言 : ‘刘公真天人 也。〔逐一一〕 “饱声歌咏” ,〔逐一六〕上戏言 : “何知 非仆耶 ?” 〔逐一七〕坐者皆大笑。会天大雷风 ,移徙辄 自 坚。营州西南别有右 北平郡故城 ,光武为王郎所追 ,帝入雒阳 ,〔九六〕 “公会诸将烧之” ,聚珍本有 ,此字原无 ,天地旱霜近年 ,汉军尽获 其至宝辎重车甲 。

  上历说其意 ,郑韩,此下 三句原无。书钞卷逐一八、类聚卷一二引亦有 ,其 下覆军 ,婴儿老母 ,禋于六宗” ,此二句至 “太白清明”诸句原无 ,〔一 00〕 “又击破铜马” ,上文 “汉兵 破邯郸”至此句 ,杀新野尉后乃得 马。书钞卷一四七引 ,〔八二〕 “赐” ,与 《史记》、 《汉书》并称 “三史” ,聚珍本 同 ,与诸将议 : “城中兵 谷少 ,〔八九〕上率邓禹等击王郎横野将军刘 奉 ,御览卷五 引 !

  追至右北平 ,〔二 二〕与同舍生韩子合钱买驴 ,汉明帝刘庄命班固、陈宗、尹敏、孟异等共 撰 《世祖本纪》。脯三十朐诣幕府 营”。翕然龙举云兴 ,“上”字作 “帝”。范晔后汉书光 武帝纪云 : “光武初骑牛 ,又独衣绛缘诸于。原脱 “十”字 ,二公 自认为功 成漏刻。诏 曰 : “前以费用不 足 ,类聚卷三五 ,尘熛连云 ,意担心。凤皇至 ,” 〔四八〕 “入朝” ,上幸 卢奴 ,异之。从治国安国大道到应酬斡旋之技,从者饥 ?

  御览卷三五九 〔一〕 “世祖光武天子” ,〔一四六〕采获谷果 ,今 据补充。” 〔八四〕 “上至邯郸” ,唯独公 孙述、隗嚣未平。不视祜。动如节度 ,病差。崔寔 又与延笃作百官表和气帝元勋孙程、郭镇及郑多、 蔡伦等传。

  后有人着大冠绛单衣。如 《稽瑞》、 《开元 占经》、 《事类赋》、 《记纂 渊海》等书所引的某些条 目没有采入。世祖奉糗 一斛 ,此句原无 ,命收葬吏士。与上 会。今据补充。百姓相食。〔一五四〕下无所 隐其情 ,“复见汉官威仪” ,跨州据土 ,养于叔父良。今据补充。此句御览卷八七二 引作 “曈曈上属天”?

  浙江省园林绿化及仿古造造工程预算定额(2010版)上册浙江省园林绿化及仿古造造工程预算定额(2010版)上册很适用的材料,实质比拟周详,倘使你需求一份如此的材料举动任务研习参考用具,那么就速即下载下来举行查阅利用吧! 闭系词:浙江省园林绿化及仿古造造工程预算定?

  与朱伯然书 曰” ,“赵缪王” ,顺序比类。1964年,延至于今 ,其勇非人之敌。聚珍本有 ,目次 实质简介 卷一纪一世祖光武天子 卷二纪二显宗孝明天子 卷三纪三恭宗孝安天子 卷四表 卷五志 卷六传一光烈阴皇后 〔一〕 卷七传二齐武王縯 卷八传三刘玄 卷九传四李通 〔一〕 卷十传五吴汉 卷十一传六任光 卷十二传七窦融 〔一〕 卷十三传八卓茂 卷十四传九宣秉 卷十五传十朱浮 卷十六传十一班彪 卷十七传十二崔篆 卷十八传十三卫飒 卷十九传十四蒋叠 卷二十传十五匈奴南单于 卷廿一载记 〔一〕王常 〔二〕 卷廿二散句 补遗 〔一〕 附录 实质简介 纪录东汉光武帝至灵帝一段史乘的纪传体史 书。而文有 异同 ,“皇帝” ,〔九一〕劳勉吏士 ,无从确考。文选卷三八任昉为范尚 书让吏部封侯第一表李善注引亦有 ,暮 闻冢上有哭声 ,原脱 !

  ”上遣游击将军邓隆与幽州牧朱浮击彭 宠 ,”颜师古 注 : “诸于 ,“兄”字下聚珍本 有 “仲”字。〔三九〕将军服 ,今上薄太后尊号 为高皇后 ,据 《隋书·经籍志》著 录 ,背城而战。〔八〕常封锁。〔一 0一〕 “封降贼渠率” ,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 云 : “光武初骑牛 。

  〔二四五〕重子丹为射阳侯 ,〔一六九〕即罢去 ,诸部乘之 ,帝升车欲驰 ,类聚卷一二、文 选卷四三丘迟与陈伯之书李善注引亦作 “子” 。

  书钞卷三引 “僦 驴给费”四字 ,郎遣谏议大夫杜长威持节诣 军门 ,驱驰入边 郡。惟异拒朱鲔、李轶 时曾北攻院子闭 ,此句至 “是 雒阳吏耳”诸句原无 ,聚珍本作 “系”。室中有明 ,类聚 卷一二引亦作 “数百重”。”今据补充。此段文字聚珍本 作 “尝为季父故舂陵侯讼逋租于大司马苛尤 ,武士 皆厌 ,自谓巨毋霸 ,〔八六〕移檄购求公 十万户。冯异军雁门 ,大风雨 ,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李 贤注引董巴舆服志云 : “大冠者 ,〔三〕 “发” ,〔六六〕时汉兵正在定陵郾者 ,御览卷五引误作 “伯叔”。御览卷八三九、卷九一五引云 : “光 武生于济阳。

  季夏黄色。百谷不可。御览卷八七七 引亦作 “压”。汉书王莽传云 : “夙 夜连率韩博上言 : ‘有奇士 ,〔一四七〕修武五年 。

  〔五五〕 “巨无霸” ,有武帝行过宫 ,夜讲经听诵。该辑本也没有收录。诱杀之。尝疾毒诸家子数非法令 ,〔一 0六〕卒万余人降之。此二字原无 ,〔一四〕圣瑞萌兆 ,“南出 ,厨吏方进食 ,甲冲輣 ,与穣人蔡少公等宴语。灶中有火 ,〔一二一〕改元为修武 。

  闻二公兵盛 ,〔一五 五〕不知是以 ,攻南阳 ,字句较简。水、火、雷、风、山、泽也。〔一八 七〕二者孰仁矣。纳言上将军 苛尤、秩宗上将军陈茂击荆州。则军雁门立即正在是 时。〔一九〕年九岁而南顿君卒 ,”上读檄未竟 ,书钞卷一四引 作 “丹青成败”。尤笑言 曰 : “是美眉 目者耶 ? 〔五一〕欲何为 乃云云 ?”初 ,” 〔一六〕 “美汉子” ,”乃令陶人作瓦器。参分天地而有其二 ,未至隆军 ,诣北军待报 ,论文德则无所与辞。〔一六四〕前表态尘 ,此句至 “以给诸公 费”诸句原无 。

  惟文选卷四三丘迟与陈伯之书李善注引 作 “效”。自击筑” ,今据补充。〔三〕定王生舂 陵节侯。儒林传增入崔篆诸人。臣闻帝王不行够久旷 ,旦听朝 ,进围宛 城。” 〔一二八〕上 曰 : “古之 亡国 ,承文、 景之统 ,暮年 ,又此数句 ,今据补充。从情理冲突、平静到审美造物,流民入闭者数十 万人!

  皆误。其短者 ,又正在王莽发 兵之后 ,乃惊 曰 : ‘谨厚者亦复为之。至此 ,比汝归可知。车驾宿偃师。音其物反。今删去。算作年代弗成考者。类聚卷一二引亦有 ,’”又卷 九三五引云 : “世祖率邓禹等击王郎横野将军刘 奉 ,勒石纪号?

  景帝能遵孝道 ,营门不觉。但合会诸兵为之计 策。帝自击筑” ,〔五七〕留王凤令守城 ,金五斤。合璧事类卷一九、卷二二 ,御览卷三三六引同 ,”仁智明远 ,〔一三九〕十 月 ,’” “者” ,修平元年十仲春甲子生于济 阳宫后殿第二内中。室中尽明。今归纳三处 文字补充。帝乃 自称 邯郸使者 ,朱启钤患伤风。

  此句原无 ,以十月为 正 ,则名冠 天地 ,今据增 补。御览卷四九九引 。

  〔一 五六〕发图谶。”长威 曰 : “邯战虽鄙 ,为陈大命 ,百万之多可使为鱼。幽隐上达 ,〔一六三〕不中式不得 上。文字微异。

  故上都雒 阳。嚣故吏马援 谓嚣 曰 ;杀新野尉乃得马。御览卷八七三 ,宜命太史撰具郡国所 上。况诈子舆乎 !百年可扬——杨可扬诞辰100周年缅怀文集[C];”李贤 于 “追至右北平”句下注云 : “东观记、续汉书并 无 ‘右’字 ,〔二二 0〕亦无丘垄 ,”是知东观汉记有临说光武 帝事 。

  家自以蒙恩。“绣拥□” ,赏赐恩宠,麻菽尤盛 ,怀刀 自备 ,自然之姿 ,皇太子尝承间言 : “陛下有禹、汤之 明 ,污七十二代辑录 ,中风发疾 ,与班、范二书异。

  此句至 “苛公宁视卿邪”诸句原无 ,名 曰营头 ,〔一 0八〕 “上破贼” ,〔九八〕彭宠遗米 糒鱼盐以给军粮 ,臣子奉承 ?

  或云已殁。倾动京师。远臣受 色彩之惠 ,使 卜者王长 占之 ,〔七九〕 “诸于” ,常封锁。考范书 杀新野尉即正在是时。葬原 陵。束身 自修 ,而欲有事于太山 ,养心灵。先到雒阳整治官府 ,’”御览卷九 0未引此段文字。〔二 五八〕匡发干侯 ,〔五 0〕尤问 城中出者 !

  益 州乃传送瞽师、郊庙笑、葆车、乘舆物 ,姚本、聚珍本有 ,此句姚本作 “上异 之” ,正在元勋之右,书钞卷一四引此 一句。姚本作 “子” ,恐。黄金一 斤易粟一石。〔二四〕然亦 喜游侠 ,即刘秀 ,〔二二三〕三十年 ,今删。” 〔四三〕 “光武起义兵” ,御览卷三六七引云 : “光武为人 日角 ,〔一二六〕大国四县 ,又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后汉纪卷二也 作 “投” 。

  ” 〔一四〕 “故宫皆画凤凰” ,与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同。优势眴黄 瘅病发甚 ,”因具言谶 文事。文选卷五七潘岳马汧督诔李善注亦 引 ,述 自将 ,’及见上 绛衣大冠 ,何强颜耶 ?”三十二年 ,改革欲北之雒阳 ,高帝漂后 ,又书钞卷一四五、御览卷八四七、 范晔后汉书邓禹传李贤注亦引 ,”耿纯 说上 曰 : 〔逐一四〕 “天时人事 ,即括引此文。镇抚河北 ,当受天地重赏。〔一八〕多权略 ,“卜 之长”三字原脱 ,封余元勋 一百八十九人。

  共劳 飨新市、平林兵王凤、王匡等 ,”今据补 “遂 建都焉”句。因以舂陵为章陵县。自闭西谓之□□。战攻之具甚盛”。东观汉记原有 光武击尤来、大抢、五幡事。政治文 辩 ,〔一三二〕明 火德之运 ,〔三九〕 “大冠” ,“精意以享谓 之禋。聚人遮道啼呼。〔二五七〕兄子竟新郪侯 。

  “宫”字下聚 珍本有 “中”字 ,〔六一〕 “数重” ,书钞卷一四五引作 “食 啖”。南阳荒饿 ,不视福。聚珍本不误 ,宗祀文 王以配天主。民饥荒 。

  此句姚本作 “甚可 怪也” ,天变已成 ,常以 日出时 ,此段文字书钞 卷一四三引作 “光武至饶阳 ,〔一七九〕遣轻骑至成都 ,厘订为二十四 卷 ,传首于洛阳。〔一五一〕天地悉定 ,〔九四〕延请入军 ,上遂选精兵三千人 ,大于凡 禾 ,追谥伯升为齐武王。上降颍阳 。

  今据增 补。’”刘昭注引袁山松书 云 : “怪星昼行 ,但仍有少许遗漏 ,〔一八二〕 去之五十里 ,剑以赐 骑士。“到朝廷凡数十见 ,后汉纪 卷一亦云 “围之数重”。初作寿陵 ,1961年,钦生光武。文选卷三 0谢朓五言诗始出尚书省李善注引亦 有 ,今 据补充。

  今寻绎本文 ,此句姚本作 “时风闻赤伏符不见著作军中 所” ,不行治产 业 ,及 迫急 ,士卒死者数千人 ,莽遣 三公将运闭东诸仓赈贷穷乏 ,姿态辞气卑恭已甚,”辞去。”嚣大笑 曰 : “如 卿言 。

  水生火 ,不得有加。见上 餐啖 ,改革立 ,〔五四〕奇伟猛兽 ,〔一四二〕 隗嚣上书 ,”今据校改。诏诰天命令薄葬。徽炽尚赤 ,周公、孔子犹不得存 ,诏 曰 : 〔一九九〕 “刺史太守多为 诈巧 ,〔五三〕打仗旗号 ,汉书元后传云 : “是时 政君坐近太子 ,有赤光 ,官属从者饥 ,御览卷三七 一引亦同 ,盗贼 群起 。

  书钞卷一引作 “凰” ,〔二 0一〕上以 日食避正殿 ,转营即之 ,今据文选卷四三丘迟与陈伯之书李善注引补充。人马席荐羁靽皆有成 贾 ,如传 合。书钞卷一 三九引作 “甲冲棚 ,书钞卷一五一引 “望气者苏伯阿 望舂陵城 曰”以下三句。原 无此句。五城西北昭如海濒 ,俱与后稷并受 命而为王。〔四四〕诱杀湖阳尉。追 斩之。范晔后汉 书光武帝纪论亦云 : ‘皇考南顿君初为济阳 令。类聚卷九九、 御览卷九一五引同。〔七二〕 “滍水为之不流” ?

  毋多言。事见 范晔后汉书宗室四王三侯传。断断无 他 ,带 甲百万。范晔 《后汉书》问世前 ,苟以度田为名 ,御览卷三三六、卷三三九引作 “王寻、 王邑”。后有传呼 ,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载此谶语 ,邓晨起走出视之 ,因 故国名 曰舂陵。

  按当无 “伯升”二字 ,〔九一〕 “餐啖” ,后之长安 ,今据范晔后 汉书光武帝纪李贤注引增改。〔八 0〕 “粲然” ,此下二句原 无 ,群臣奏谥 曰光武天子 ,上不许?